http://www.3377lu.com

百亿美元的“骗局”,EOS的狂欢与自嗨

百亿美元的“骗局”,EOS的狂欢与自嗨


公链项目众多,为什么唯有EOS红遍整个币圈、半个互联网圈?

离EOS节点投票还有20天。

竞选成了币价强心针。竞选开始不到两个月,币价从最低点4美元拉升至最高21美元。4月末,EOS总市值超170亿美元。


百亿美元的“骗局”,EOS的狂欢与自嗨


EOS走势图


“我认为,EOS唯一的风险,就是有人怂恿你出币,然后抄底。还有一个风险就是,BM(EOS项目创始人)被雷劈了。”

币信北京节点见面会上,江湖人称Hello EOS奶王的梓岑,像极了一位深信不疑又急于普度众生的布道者。春日的北京下起了雨,依然没有浇灭来听这场布道会“韭菜们”的热情。此处一如曾经的车库咖啡,茶歇之时,韭菜们围在币圈大V身旁请教。

EOS曾被称为“50亿美元的空气”,同时是史上最大规模ICO项目。仅凭一纸白皮书,没有用户、没有收入,EOS一举超越了谷歌、推特和爱奇艺等科技巨头的IPO融资规模。

中国人正以惊人的速度加入到节点竞选中。候选节点在40天内从2个增加到28个,原来遥遥领先的美国队随之被抛离。截止5月初,至少有44个参选团队来自中国或主要成员为华裔,占合格候选人半数。

入局者包括老猫、李笑来、薛蛮子为代表的意见领袖,Hello EOS、引力区和币信等币圈老人,JRR Capital、了得等资本,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池,Meet.one、Oracle Chain等技术派,就连行业中话语权最大的交易所也加入了。

EOS就像一辆印度火车,车内外挤满了人。

竞选者想抢占区块链时代的入口,因而寄望于EOS。EOS之所以被选中,是创始人的天才,是运营技巧的高超,更是市场的焦虑。


百亿美元的“骗局”,EOS的狂欢与自嗨


迥异的竞选者:信徒、异教徒、温州人

EOS节点竞选黑洞般的引力,将圈内外的人,疯狂吸到另一陌生宇宙。

信徒,最早的受洗者。Hello EOS和EOS引力区是其中代表。

梓岑是Hello EOS创始人,其言之凿凿的布道让人有种身处传销陷阱的恍惚感。“行业发展到另外一个高的层级的过程中,EOS在我看来是唯一的希望。”梓岑多次公开支持EOS,让其成为了圈内EOS“奶王”(可理解为强力布道者)。在荣登EOS奶王之前,他还是比特股(BitShares,BTS)的节点。后者是EOS创始人BM做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,它与EOS底层均是基于石墨烯技术开发。
彼时比特币在圈内正大行其道,仍是区块链世界的圣经,其他虚拟币被“比特神教”教徒看作山寨币。

一神教盛时,比特股横空出世,带着不同于POW(工作量证明)机制的DPOS(股份授权证明机制),喊着“Beyond Bitcoin”的口号,一如大逆不道的僭越者,妄想取代比特币,不免惊起一滩比特神教徒的口诛笔伐。然而,其独创的DPOS共识机制,及秒级的交易确认速度,依然吸引了一批支持者。那时还没有以太坊,数字货币江湖分立为两大神教,社区对立日益严重。


百亿美元的“骗局”,EOS的狂欢与自嗨


 

宗教式的对立让外人难以理解。梓岑解释,某些社区成员的想法是十分纯粹的。“一旦你选择了社区,就是选择了一套技术解决方案”。 他说,直到今天,还能看到很多比特币老玩家拿着四年前批判BTS的逻辑攻击EOS 。“不同的是,三四年前,比特股太弱小了,显得恃才傲物、孤芳自赏。如今,无论是在号召力,还是社区深度上, EOS的能量都是当初BTS无法比拟的。”

面世几个月后,BTS币价持续下跌,于2016年跌至一分多人民币。梓岑回忆,那时很多人都撑不下去,还在四川当公务员的他拿工资补贴服务器费用,自嘲翻译了一本《比特股入门》只赚了260元稿费。

今天,世界变了。

比特股触底反弹,经历百倍涨幅,其代表的DPOS机制,凭着EOS在舆论场中涅槃重生。候选节点中,Cybex的暴走恭亲王(龚鸣)既是比特币的早期布道者,又自称“是神教最大的叛徒”,与引力区的投资人巨蟹共同翻译比特股白皮书;欧链(Oracle Chain)的老狼也是社区中的一员。

在信者中,EOS Cannon也是一个神奇的信徒群。据发起人范楷书和Goh介绍,这是一个大户抱团取暖群,成立于去年8月底。当时EOS“跌跌不休”又逢“九 · 四”风波,大户们急需相互鼓励,群主以佳能相机“感动常在”的口号来温暖大家。

回顾币价,佳能群已是“穿越牛熊”。曾经进群门槛只需五万个EOS的佳能群,今天已经分叉出了“十万群”和“百万群”。楷书表示,直到今天,他还会亲自查仓。
大户与EOS唇齿相依,社区持仓量大成了佳能入场的门票与优势。

信徒的坚守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的是“异教徒”倒戈和不明就里的温州商人加入。

“2017年之前,我还是比特币神教,币信也是比特币神教最纯粹的地方。我们是全球最后一个坚持(只涉足)比特币的公司,倒数第二个是Blockchain.info。”

币信EOS节点负责人超级君(吴广庚)这番话显得坦荡。币信CEO星空(吴刚)是比特币坚定支持者,比特神教曾有国内分支星空系。

超级君2013年与星空一同在币圈内创业,如今是圈内大V。带有段子手气息的他,回忆起错过以太坊的经历,眉宇间自带喜感。2014年,从比特币杂志离职出来的小V创办了以太坊,同时开放官网,每个人都可以比特币换以太币,同事菠菜投了20个比特币,不少朋友也劝他打币。“作为比特币神教,我肯定不会打,但是能做什么?可以嘲笑他。”

他曾发微博嘲笑:“为什么大家做区块链都在做公链,因为没应用可以做。”

曾经的他,觉得区块链就是比特币。如今“埋头做太久,发现自己已沦为古典比特币玩家”。2017年下半年的比特币分叉,给他精神重击。他开始走出“自己的迷思”,思考POW是否还能继续推动区块链前进。“比特币实现了货币的去中心化,ICO实现的是股权的自由流动,未来还有物权、版权等,比特币和以太坊还是冰山一角。”

终于,比特神教护法倒戈,现在的他大力支持EOS。在经历比特币带来数字货币、以太坊带来智能合约后,超级君寄望于EOS带来智能商业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